首页 »

日本人怎么看美国

2019/11/9 2:41:28

日本人怎么看美国

美国对日本的改造

 

日本人是怎样看待美国的?之前有两个矛盾的注脚:一个是国内媒体热炒的日本首相安倍“点头哈腰”欢迎美国70后议员,另外一个是安倍不顾美国反对,执意参拜靖国神社。可见,日本人的美国观是个很复杂的问题。我认为,应透过表象观察日本的复杂心态。

 

二战后,美国经过反复研究后得出结论:军国主义在日本滋长,主要基于两方面原因,一是“一君万民”的极端民族主义;二是过度悬殊的贫富差距。

 

为了铲除军国主义,“使日本不再成为世界和平的威胁”,美国拟定了《日本国宪法》,使天皇成为不具实权的“象征”,同时实施“经济民主化三大举措”:解散财阀、农地改革、颁布劳动法,即削弱财阀地位,提高工农地位,缩小贫富差距。

 

这两项改造成效明显。一方面,战后日本天皇从不干政;一方面,日本贫富差距日渐缩小,近年基尼系数均不到0.24。美国的改造是否获日本民众拥护,毋庸赘言。

 

但是,战后改造并不能消除日本人对美国的仇恨。至少在1960年代,“美帝国主义”仍是令日本人痛恨的名词。1965年,日本上映了由武智铁二导演的故事片《黑雪》。由于有美军强暴日本少女的镜头,影片被禁演,武智铁二也因涉嫌违反刑法第175条,“颁布、贩卖或公开展示淫秽书籍、图画类物品”,被告上法庭。

 

武智铁二在法庭上慷慨陈词进行自辩:“我承认,这部影片确实有一些裸体场景。那是心理上的裸体,象征日本面对美国的强暴无力抵抗。”武智铁二的自辩激起了日本社会强烈共鸣。最终,不仅武智铁二被无罪释放,而且 “美军强暴日本少女”,成为日本同题材影片的“保留场景”。曾在中国热映的《人证》,即可佐证。

 

日本想对美国说“不”

 

1967年,美国要求日本开放资本市场。日本企业为防止被美国操控命脉,采取了彼此购买对方股票的“开放模式”,并使“互相持股”成为日本经济体制的特征之一。今天,美国“重返亚太”在经济方面的主要举措是“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”,但日本并不给力。

 

至2013年底,双边谈判未取得实质性突破。很多分析称,日本不给力是因为农村属于自民党“票田”,实际上,更重要的原因是,粮食乃桃太郎“命根”,岂能被山姆大叔攥住?

 

不仅经济,在政治方面日本同样对美国存有“戒心”。1975年,日本对1948年由盟军主导制定的《政治资金归正法》进行了修订,首次明确规定,不得接受外国机构和外国人政治捐款。此项规定,主要是防止日本政治运作被外国操控。世界上只有谁能操控日本政治?山姆大叔心知肚明。

 

1989年,以冷战趋于解体为背景,石原慎太郎和索尼总裁盛田昭夫合撰了《日本可以说“不”》。翌年,石原慎太郎、渡部升一、小川合久又发表了《日本还是可以说不》,语气更加强硬。

 

具有代表性的文人政客和企业家之所以在此时说“不”,和“来自苏联的威胁消失”密切相关。按前日本外务省次官栗山尚一的比喻:“失去了共同目标的日本和美国,如同在辽阔的大海中航行的两艘船,既要解决具有燃眉之急的问题,又有彼此冲撞的危险。”

 

长期贸易摩擦造成的彼此不信任,亚洲经济的迅速发展及同日本经济联系的日趋紧密,使日本强调自己是“亚洲一员”,提出“脱欧入亚”口。加之美国大兵踩花踏草,使银幕场景成为社会现实,都使得对美国说“不”在日本引起强烈共鸣。

 

日本的“新民族主义宣言”引起美国警觉。当时美国民调数度显示,70%至80%的美国人认为,须警惕日本对美国的威胁。以此为背景,告诫国人需警惕日本“东山再起”的电影,如《旭日东升》,纷纷问世。

 

美国的警觉令日本惶恐。为转移视线,1990年8月,日本防卫大学副教授村井友秀在《诸君》月刊发表了《论中国这个潜在的威胁》,意将美国的视线引向中国。孰料,这篇文章竟成“中国威胁论”奠基之作,令村井有秀始料未及。

 

地缘政治下的无奈

 

很多人认为,日本所以对美国“俯首听命”,是因为美国的“胖子”和“小男孩”,将日本炸得妥妥帖帖,其实不然。须知原子弹对日本的伤害深入骨髓,难以平复。日本服膺美国,主要是由日本的地缘条件决定的:日本处于中苏(俄)两个与之既有历史积怨、又有领土纠纷的大国之间,除了投靠美国,还能作何选择?

 

在2010年9月“撞船事件”发生后,日本《读卖新闻》的民调显示:71%受访者主张强化日美同盟。2012年9月,日本对钓鱼岛实行所谓“国有化”后,中日矛盾日趋尖锐,日本经济新闻社民调显示,75%受访者主张强化日美同盟。何故?原日本外务省政务次官东祥三说得非常直白:“仅依靠现有的自卫队,不可能承担尖阁诸岛(我钓鱼岛及附属岛屿)和先岛诸岛的防卫任务。”

 

另一方面,日本知道美国并不那么可靠。2013年年中出台的《防卫白皮书》,首次提出“独立强军路线”,年底出台的《国家安全保障防战略》称“国际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变化”,是否传递出对美国的不信任感,美国也心知肚明。

 

更令日本不安的是,今年2月10日驻日美军司令官安杰瑞勒在东京公开表示,美军不会直接介入中日军事冲突,因为那是十分危险的行为。比起看似“挺”日本,实有警告日本勿轻举妄动意味的“钓鱼岛适用日美安保条约”,这番话显然让日本听了很不舒服。

 

综上所述,中国与日本的较量必须注意利用矛盾,分化瓦解。认为美日沆瀣一气的观点不仅值得商榷,而且不甚明智。须知,“统一战线”过去是、今天和将来仍应是我克敌致胜的法宝。